上海華宇物流快運有限公司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公司服務

聯系方式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400-881
傳真:021-506553
郵箱:123456@zhongte61254.cn

當前位置:首頁 >> 物流法規 >> 正文

假證攬走百萬貨物 物流行業欠規範

編輯:上海華宇物流快運有限公司  時間:2012/03/16  字号:
摘要:假證攬走百萬貨物 物流行業欠規範
憑着假駕駛證、行駛證、号牌,來某、蘭某、儲某3個貨運司機輕輕松松騙到了價值200多萬元貨物。武進法院本月3日對該起案件進行宣判,認定3人犯合同詐騙罪,數額特别巨大,分别判處有期徒刑13年6個月、10年。

陌生人攬走百萬貨物

丁先生是我市一家物流公司負責人。去年3月7日,公司與一個叫“張某文”的駕駛員簽訂了運輸合同,委托他将26.17噸鎳鐵從武進區橫山橋運到武漢。裝貨時,公司複印了張某文的駕駛證、車輛行駛證,還讓張某文和車輛站在一起拍了照。

第二天上午8點多,按正常行程,貨該到目的地了。丁某撥打張某文手機,發現關機,而武漢方面稱還沒收到貨,丁某趕緊報警。

對于“張某文”的情況,丁某一無所知。更讓他崩潰的是,經警方初步核查,張某文的駕照、行駛證以及車牌全系僞造。

這車鎳鐵價值高達2449011元。貨物丢失,丁某無法交代,隻得自掏腰包,賠償了貨主全部損失。

假證一路暢通

警方迅速展開偵查,去年7月,涉嫌詐騙的來某、蘭某、儲某歸案。

經查,這3人都是安徽人,從事個體運輸。為快速發财,他們制作了假的行駛證、駕駛證、車牌号,預謀騙貨。案發當天上午,來某、蘭某在一家物流市場尋找貨運信息,從丁某所在物流公司設在場内的服務點上看到了一條從常州送貨到武漢信息。服務點員工沒有仔細核查他們的信息,付了200元信息費,他們就攬到了這趟活,駕車并更換假号牌來到我市武進區橫山橋鎮。

當天下午,蘭某以“張某文”的名義與丁某的物流公司簽訂了運輸合同。裝貨前,工人隻是複印了他們的行駛證、駕駛證,并沒有要求他們出示車輛的保險單、運營證。輕松裝到貨後,3人直奔安徽阜陽,将鎳鐵以63000元的價格低價銷售。

幸運的是,案發後,這些貨物均已追回。

警方同時查實,來某作案不僅這一起。2010年9月,他還夥同安某、袁某、“小金”(均另案處理),購買虛假牌照、車輛行駛證及駕駛證,在廣州騙到了價值902700元的輪胎,運到阜陽藏匿并銷售。

行業欠規範

據來某稱,自己開貨車多年,物流行業管理很松,隻要有行駛證、駕駛證,就能輕松攬到活,審查根本不嚴。

“太麻痹大意了。”上當的丁某稱,這次被騙,主要問題還是出在管理上。

丁某告訴記者,現在物流成本很高,物流公司一般短途貨運用自己的車,長途運輸就在物流市場臨時找駕駛員,委托運輸。物流公司的貨運信息都是在物流市場通過具有中介職能的“黃牛”發布,“黃牛”進市場不需要核實身份,租個店面,擺上一塊小黑闆就可開張。駕駛員也能随意進出市場,看中信息後,隻需付數百元不等的中介費給“黃牛”就攬到活。

丁某稱,類似詐騙案件,我市每年都要發生20多起,根本原因是市場、行業本身不規範。目前一些物流市場,基本都是黃牛在市場内挂黑闆發布信息,黃牛隻負責收中介費,别的不管。連自己公司派駐的員工都出現審核馬虎的事情,何況黃牛?一出了事,“黃牛”因為怕擔責也“失蹤”了。“現在,我們唯一能核對的就是駕駛員的身份證,可通過公安身份證系統進行網上查詢,行駛證、駕駛證,根本沒辦法查。”丁某無奈地稱。

“如果有保險,風險就會小很多。”丁某說,以前,他們承運的貨物還買保險,保費由他們和貨主各出一部分,現在市場競争激烈,貨主和物流公司都承受不起,他們公司已經2年沒買保險了。“保費一般為貨物價值的0.1%至0.3%,像被騙的這一單,我們總共才掙七八百元,保費卻要出2000多元。”不過,他也坦稱,雖然省下了保費,但一旦出事,損失将是巨大的。

“這個市場,需要加強管理。”丁先生說,不妨向上海學習。上海物流市場有進場把關,有關部門對“物流市場的把關”也嚴格把關。

鍊接:

上海的做法

據事主丁先生介紹,目前上海的物流市場比較規範:采取封閉式管理,所有進入的物流公司、中介,都要登記、提供資質,進場的每一個駕駛員也都要登記審核。這樣,那些想假冒的人都不敢進去了。

這一點,在犯罪嫌疑人來某的交待中也得到證實。來某說,他曾去上海一個物流市場想作案,因查得很嚴,就沒能下手。

上一條:物流專家建議貴重物品托運盡量辦理保值 下一條:國外賣家“一貨兩賣” 引發權屬之争